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提速數字基建建設 激活高質量發展源動力

發布日期:2020-03-31 信息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自今年1月份以來,新冠肺炎疫情這只“黑天鵝”在世界各地先后起舞,嚴重威脅著全球民眾的生命健康,擾亂了各經濟體間正常的經貿活動,并在石油暗戰的助推下,終于引爆了一場以美股十天內四次熔斷、美聯儲無限量QE為代表的全球金融動蕩。

    在危機面前,黨中央和國務院審時度勢、果斷應對、科學防控,以巨大的制度優勢和戰略自信帶領全國人民取得了疫情防控戰役的階段性勝利,經濟社會發展加快恢復。但病毒無國界,歐美等地相繼爆發的新冠疫情不但施壓國內疫情防控形勢,而且嚴重影響了除防疫物資外的對外出口。恢復經濟的發力點在哪,成為國內各界熱議的話題。

    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強調,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這是繼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2019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2020年2月2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之后,再次強調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性。新基建由此成為我國穩投資、穩增長、促消費,化解疫情不利影響,實現經濟平穩有序發展的重要抓手。

    目前,中央文件里提及的新基建,主要包括5G網絡、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數據中心等領域,本質上都是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也就是數字基建。與傳統“鐵公基”相比,數字基建內涵更加豐富,涵蓋范圍更廣,更能體現數字經濟特征。因此,數字基建帶來的發展機遇,不在基建本身,而源自數字化、智能化的升級與經濟社會轉型需求的疊加,是時與勢的結合。

    一、數字基建即有傳統基建的基礎性、公共性、通用性,又具自身特有的技術性、專業性、使能性。

    首先,數字基建與傳統基建都具有公共性、通用性、基礎性。5G和數據中心是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重要支撐技術;物聯網和人工智能可廣泛應用于智慧城市、智能農業、智能交通、智能安防、智能醫療等領域;工業互聯網則可將設備、生產線、工廠、產品、供應商、客戶緊密地連接在一起,形成更高效的生產體系。因此,數字基建已成為數字經濟的發展基石、轉型升級的重要支撐。這種公共性、通用性、基礎性讓世界各主要經濟體都斥巨資投入數字基建領域,以期取得巨大經濟收益。

    例如,自2013年以來,超大規模數據中心的數量增長了兩倍,其中以亞馬遜、蘋果、谷歌、Facebook和微軟為首,單園區最大服務器規模已經突破30萬臺,很多大型園區服務器規模在2萬臺到10萬臺之間。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這些大型數據中心中有504個正在運營,還有超過150個新的超大規模中心正在建設中。這種巨額投入顯然帶來了豐厚的回報。目前,AWS已經成為亞馬遜增長最快的業務之一,在公司營業收入中的比重越來越大。2019年,AWS更是以12.5%的營收占比,為亞馬遜貢獻了63.5%的營業利潤!

    其次,數字基建具有技術性、專業性。數字基建是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融合匯聚、交叉創新的產物,帶有鮮明的技術性、專業性,這是它與傳統基建的重要區別。例如,在以ABC(AI,Big Data,Cloud Computing)融合為標志的云計算2.0時代,行業云興起,更多的企業成為云化、數字化的主角,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應用離不開海量數據的處理、存儲和軟件的云化。這就要求提高數據中心的規模化效益,構建更大規模的數據中心網絡。而無損、智慧、開源將成為數據中心網絡能力的“三駕馬車”:無損數據中心可提升網絡確定性和高效轉發能力;智慧化能力有望解決海量數據中心運維困境;開放架構設備催生數據中心新的產業生態。

    第三,數字基建具有泛在使能性。所謂泛在使能性,是指數字基建能夠廣泛地賦能社會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大提升生產效率、生活質量。例如,5G賦能交通,使智能網聯汽車、自動駕駛汽車成為可能,車聯網也將成為5G技術最主要的應用場景;人工智能賦能機器,誕生了工業機器人、手術機器人、仿生機器人、無人系統等各類機器人產品;工業互聯網賦能產業,使工業生產全流程的各種要素資源數字化、網絡化、自動化、智能化,從而實現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物聯網賦能城市,催生了邊緣計算,使平安城市、雪亮工程建設迅速普及;數據中心賦能云計算,使后者成為企業和公眾獲取人工智能能力的重要途徑。

    二、數字基建拉動新投資、催生新消費、構建新生態,最終形成競爭新優勢

    首先,數字基建是拉動投資的新抓手。例如,工業互聯網基礎設施主要包括工業互聯網內外網、標識解析體系、工業互聯網平臺、安全態勢感知平臺、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等,它連接的主要是工業設備。當前,國際領先工業互聯網平臺的連接設備數量已達到1000萬臺。而我國主要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平均設備連接數正在邁向百萬級,處于快速增長期,假如每臺設備的維護費降低一點、使用效率提升一點、加工產品質量提高一點,所產生的效益將非常巨大,很多中小企業也將從中受益。因此,工業互聯網的網絡化改造不但能拉動相關投資,而且能催生巨大市場,提升制造業的發展水平。再如,據測算,僅中國到2025年的5G網絡建設投資便將累計達到1.2萬億元,而其創造的經濟產出將遠超投入額。

    其次,數字基建是催生新消費的源動力。未來,隨著數字基建的建設完成并投入使用,將使從車聯網、L4級自動駕駛到遠程手術、家居服務機器人等的許多智能化藍圖變為現實。那時,智能網聯汽車、各種智能硬件將進入尋常百姓家,在提高民眾生活質量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因此,數字基建將是催生“智能消費”的源動力,而且將推動消費的全面升級。

    第三,數字基建是構建新生態的孵化器。云計算、物聯網、5G的融合發展,使人工智能的云邊融合特性越發明顯。一方面,云服務成為獲取人工智能能力的主要途徑,具體表現為各科技巨頭公司都選擇將AI客戶引入到云端平臺來實現變現,比如亞馬遜AWS、微軟Azure、谷歌云、阿里云。另一方面,邊緣計算推動了分布式人工智能的興起,從而使智能傳感器、智能攝像機、可穿戴設備等智能硬件組成了龐大的物聯網系統,而整個系統的AI賦能還要由云計算來完成。這種人工智能在云端和邊緣端融合發展的態勢,將催生許多新生態體系。目前,很多科技巨頭在積極開發的新一代操作系統,如谷歌飛鯊操作系統(Fuchsia OS)、微軟視窗核操作系統(Windows Core OS)、華為鴻蒙操作系統(Harmony OS),正是它們搶占新生態體系話語權的鮮活例證。

     最后,數字基建最終將形成國家競爭新優勢。數字基建催生的新行業、新業態、新范式將在工業、農業、交通、醫療、教育、金融、國防等幾乎所有領域變革著人類社會的組織運作模式,從而全面提升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最終重構全球的政治版圖。

    三、通過統籌推進數字基建構筑數字經濟創新發展之基

    發力數字基建是立足當前,應對疫情沖擊、促消費、穩增長的有效手段,更是面向長遠,構筑數字經濟創新發展之基、謀取未來國際競爭優勢的關鍵之舉。但推動數字基建建設,應尊重市場規律、尊重經濟規律,一切從實際出發,有序推進。

    一是構建全國“一盤棋”的工業互聯網基礎設施體系。一方面,著力打造工業互聯網國家創新體系,加強軟硬件核心技術攻關,加快推動關鍵網絡設備和智能網聯裝備的研發及產業化,特別是打造一批匯聚大量活躍創新主體和開發者的開源社區及平臺,推動長期卡脖子的各類工業軟件加快突破。另一方面,統籌建設工業互聯網公共服務平臺,著重建設包括工業數據管理服務、評估服務、產業監測服務及檢測認證服務在內的四大類公共服務平臺。此外,積極開展工業互聯網專業及復合型人才培養培訓,如在全國制造業重點區域建設工業互聯網人才實訓基地等。

    二是構建國家級大數據管理、服務和安全體系。孤立、分散、封閉的大數據資源現狀,不但制約著數據價值的高效利用,還帶來了數據主權和數據安全等問題。因此,應構建跨層級、跨地區、跨系統地國家級數據平臺,徹底解決數據“孤島”問題。加強數據確權與數據資產方面的法律制度頂層設計,構建數據開放共享機制;加強機理模型、數據價值挖掘、標識解析等關鍵技術攻關,及區塊鏈在數據確權、確責和交易中的應用,確保數據價值有效釋放;開展數據應用試點示范,加速應用模式迭代創新。

    三是構建創新規范的數字基建投資體系。數字基建的技術性和專業性決定了其兼具市場不確定性以及由此帶來的投資風險,因此應采取多樣化的投融資方式推動數字基建建設。一是賦予數據資產以實體資產的屬性,如允許中小企業以其設備數據、生產數據、管理數據等經營數據作為銀行貸款抵押物等;二是支持發行數字基建專項債券,或開展以項目資產為支撐的證券化融資,如支持符合條件的數字基建企業在資本市場上發行各類債券;三是鼓勵地方產業引導基金、私募產業基金投資數字基建項目;四是利用好PPP模式,鼓勵具有技術能力的中小民企、外資企業參與新基建。

    四是構建城鄉統籌的數字基建建設體系。我國城鄉區域發展差距較大,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更是暴露出了城鄉管理能力,特別是應對公共衛生危機能力薄弱的問題。數字基建無疑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技術支撐,同時也是打贏當前脫貧攻堅戰的重要武器。如數字基建支撐下的智能農業、產地直銷、智慧旅游、遠程教育、遠程醫療等業態,極大程度上促進了信息、知識、教育、醫療等資源的民主化,即可為貧困地區創造“授人以漁”的發展機遇,又能保障其不再返貧。因此,應加大5G網絡的城鄉全覆蓋建設,提升與城鄉統籌發展相關的大數據使用效能,最終實現消除貧困、共同富裕的偉大目標。(作者是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

 

老11选5快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