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都市圈時代來了:多地陸續發力 空間體系待革新

發布日期:2020-03-19 信息來源:瞭望

    都市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已經整一年了,中國的城市格局正在發生巨變:都市圈時代來了。

  2019年2月18日,國務院正式印發《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三天后的2月21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指出,都市圈是城市群內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輻射帶動功能強的大城市為中心、以一小時通勤圈為基本范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

  該意見首次明確了都市圈的概念。同時,2019年也被人們稱為“都市圈”元年,它標志著中國城鎮化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都市圈”承載著人們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更多期望與想象,人們對空間距離、就業、生活的觀念和方式發生了重大改變。

  那么,時隔一年,目前都市圈發展戰略成效如何?

  多地打造大都市圈 帶動區域經濟發展

  今年伊始,各地在舉行的兩會以及區域重要會議上,已經開始將都市圈發展作為地方政府關注的重點之一。例如,上海根據近日發布的貫徹《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實施方案,在推進一體化過程中,要推進上海大都市圈協同發展。加快編制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圍繞上海和蘇州、無錫、常州、南通、寧波、嘉興、舟山、湖州的“1+8”區域范圍構建開放協調的空間格局,發揮空間規劃的引領作用,加強在功能、交通、環境等方面的銜接,促進區域空間協同和一體化發展。同時,河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推動雄保廊張承滄等環京津市縣融入京津都市圈,培育以石家莊為中心的冀中南都市圈,以唐山為中心的冀東北都市圈,構建“兩翼三圈”城鎮空間布局。

  另外,河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加快中原城市群發展,出臺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政策,制定鄭州大都市區空間規劃,鄭汴、鄭許、鄭新、鄭焦一體化融合發展步伐加快;加快洛陽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建設,啟動編制洛陽都市圈發展規劃。安徽省也提出,今年將實施合肥都市圈一體化發展行動計劃,推進合六經濟走廊、合淮產業走廊建設,高水平打造合肥空港經濟示范區。而吉林省也提出,將打造差異發展、特色發展、集聚發展新格局;發揮“長春現代化都市圈”輻射帶動作用,實施964個億元人民幣以上重大產業項目,搭建37個重要平臺,打造領跑全省的新引擎。

  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大國大城》作者陸銘表示,中國的都市圈時代已經到來,中國城市的發展接下來會告別過去的均勻發展,而走向一個城市群的發展。對各地來說,加快打造大都市圈,對帶動區域經濟發展有重要意義。這也意味著,城鎮化思路開始由中小城市模式向城市群模式轉變,以核心城市為中心的都市圈形成產業和人口資源聚集效應已成為共識,區域發展格局在都市圈時代不斷重塑。

  “大都市病”問題凸顯 區域協同亟待解決

  根據華夏幸福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30個都市圈以4.5%的國土面積承載了32%的人口。過去20年間,城鎮化新增人口65%流向了30個核心都市圈。62%的上市企業都聚集在長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地區,北上廣深杭5個城市產生了全國88%的獨角獸企業,已經受理上市的200多家科創板企業中,前10大城市占比61%。

  雖然各大城市對于推動都市圈建設的熱情高漲,但目前我國都市圈發展處于初級階段,我國地區間發展極不平衡,資源嚴重錯配、內部壁壘難除,不少都市圈發展存在“大都市病”,而中小城市則發展相對不足,缺少有效協調機制。加強區域聯動,打造中心城市與分工明確、布局合理、宜產宜居的網狀節點城市協同發展的都市圈,可能才是從空間結構上根本解決“大都市病”的希望所在。

  華夏幸福產業研究院院長顧強認為,在我國快速城鎮化發展進程中,大城市的經濟實力和輻射擴散能力不斷增強,地域范圍日益擴展,在人口增長、就業通勤、空間擴張、產業聯系等層面已經打破行政邊界,都市圈化特征日益凸顯。但同時,城市間交通一體化水平不高、分工協作不夠、低水平同質化競爭嚴重、協同發展體制機制不健全等問題依然突出,導致“都市有圈而難融”。

  另外,按照“一小時都市圈”理論,隨著公路和地鐵、輕軌、高鐵等軌道交通的發展,通勤時間一小時范圍內抵達市中心的區域,被認為是都市圈內競爭優勢最強的區域。然而,目前我國存在都市圈節點城市、微中心發展嚴重不足,跨城交通建設落后。針對現狀,顧強認為,解決之道在于以公共交通導向的開發模式(TOD)和社會服務設施建設為導向的開發模式(SOD)建設微中心,優化都市圈空間結構。

  尊重市場發展規律 都市圈空間體系需創新

  從目前各地公布的都市圈規劃中看到,越來越多的業內人士意識到,都市圈產業集聚和增長極的培育已進入新階段,不能只靠規劃意愿和資源投入,更要遵循市場供需、產業增長規律,順應產業升級、人口流動和空間演進趨勢。

  “過去的城市群規劃及建設當中,政府發揮了主導作用。但是未來都市圈的發展必然要依靠市場的力量。”顧強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不只是產業的集聚和發展需要良好的市場環境,像交通、教育、醫療、鐵路、環保、體育文化設施等公共服務系統,也可以依靠資本與市場,特別是跨行政區的地帶,與其兩個政府‘大包大攬’各自的公共資源,不如通過市場的機制將其高效地統一起來,促進都市圈內部的跨區域融合。”

  未來持續提升都市圈的創新能力和區域競爭力,需要遵循創新產生和創新空間演進的規律,構建創新生態,創新培育路徑。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馮奎認為,都市圈是繼承式改革創新的理想空間,包括空間主體創新、制度改革創新、治理模式創新、動力創新。

  “都市圈不是簡單地把城市群切小一點,而是要更務實地去推動區域要素流動。都市圈是最好的改革空間。”馮奎表示,大都市圈建設涉及一系列重大體制改革。

  中國區域科學協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楊開忠認為,未來仍需要實施新的戰略,提升不同層級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綜合承載和資源配置能力。

  對此,顧強認為,抓住都市圈空間體系下的規劃一體化、交通網絡化、公共服務均等化、治理跨城化、政策協同化五大關鍵路徑,將成為破局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切入點和突破口。他表示,都市圈是一個高度融合的網絡狀城鎮體系。首先是一個強大的“核”,即人口集聚、經濟發達的特大城市的中心區,這是都市圈的核心依托;第二是一個延展的“軸”,以交通廊道為載體、鏈接中心區和周邊中小城鎮的發展軸線,構成了都市圈發展的主動脈;第三是輻射的“圈”,中心區輻射帶動周邊城鎮所構成的圈層區域,是支撐核心城市發展的廣闊腹地;第四是關鍵的“點”,即都市圈發展腹地中起到關鍵支撐作用的節點城市,構成了都市圈的新增長極;最后是緊密的“網”,都市圈各城市間存在密切的人流、物流、信息流等要素聯系網絡。

  另外,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分析稱,產業新城也是助力都市圈高質量發展的載體,未來,實現新興城市群、都市圈的構建及可持續發展,也要依靠產業一體化布局和人才的聚集。同時,中國社科院經濟學專家魏后凱表示:“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不能千篇一律、低水平同質化,要推動建設各有特色、具有競爭力的都市圈。”

老11选5快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