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國資民資互相參股 再融資新規掀起混改新浪潮

發布日期:2020-03-16 信息來源:上海證券報

    “再融資新規明確提出戰略投資者這一角色,為上市公司混改提供了新思路,一些國資背景的資金已在摩拳擦掌,尋找標的。”一位負責定增業務的私募人士告訴記者。

  再融資新規2月14日發布實施至今尚未滿月,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擬通過定增手段引入國有資本,其中,碧水源甚至擬借此引入新主,實現從民企到國資控股的轉變。一些國有上市公司也選擇通過定增引入知名民資機構,為公司發展增添活力。

  在分析人士看來,2020年是國企改革關鍵年,上市公司作為混改的主力軍,有望展開更多的行動。而再融資新規為“戰略投資者”提供了“鎖價八折”“18個月限售”等“優惠”條件,令混改參與方能夠更有效率地對接需求,推動混改大潮洶涌澎湃。

  國資入股夯實民企基礎

  “再融資新規提供了‘鎖價’選項,更加符合一些國有資本的投資策略。”有投行業務負責人向記者分析,國有機構在投資時,往往更看重確定性,而按照此前規則,發行價格不到最后無法確定,不太受這類機構歡迎。

  這一觀點得到了高禾投資管理合伙人劉盛宇的認同,他告訴記者,由于可以鎖價,現在各方在談的時候就能把幾個關鍵要素定下來,尤其是價格可以確定,“我們所合作的一些國企出資人已經開始聯合調研可投資標的了。”

  例如,碧水源3月11日晚間發布定增預案,擬以7.72元/股的價格向中國城鄉發行4.81億股,募集37.16億元資金,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有息負債。同時,公司股東劉振國、陳亦力、周念云擬將持有的13.40%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委托給中國城鄉行使。

  上述表決權委托協議達到生效條件后(定增發行之前),中國城鄉及其一致行動人將合計控制23.95%的股份表決權,成為碧水源新任控股股東,上市公司的間接控股股東也將變更為中交集團,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

  目前,中國城鄉持有碧水源10.14%股份,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其一致行動人中交基金持有碧水源0.41%的股份。定增完成后,中國城鄉及中交基金所持碧水源的股權比例將增至22.35%,上述表決權委托協議也將自動解除。

  可以看出,中國城鄉入主碧水源的核心方案實為定增方案,而表決權委托更像是在定增發行前的“過渡措施”。

  中恒集團操盤萊美藥業的方案,更能體現定增的作用。萊美藥業3月8日晚間披露的定增預案顯示,公司擬以每股4.50元的發行價格,發行不超過2.44億股股份,募資約10.97億元,用于償還借款及補充流動資金(7億元還貸,其余補流)。中恒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中恒同德、廣投國宏擬全部認購上述股票。

  中恒集團是廣西國資委間接控股公司。此前,中恒集團通過與萊美藥業原實控人邱宇簽署表決權委托協議,獲得萊美藥業的控制權。此番包攬10.97億元定增,使得中恒集團直接持股就已超過其他股東,消除表決權委托隱藏的不確定性,進一步鞏固控制權。

  除了用定增引入“新主”,一些上市公司的定增參與方也出現了國資身影。例如,赤峰黃金3月5日披露的定增預案中,有一家參與機構名為巨能投資,后者是山東國資投控的全資子公司,間接控股股東是山東省國資委。

  民資參股激發國企活力

  有國資入主民企上市公司,也有國資上市公司通過定增引入民營資本。

  古越龍山2月25日發布定增預案,以7.06元/股的價格,發行1.62億股股份,募集11.42億元資金,用于黃酒產業園項目(一期)工程。古越龍山是地方國資旗下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是紹興市國資委。此次參與定增的前海富榮、盈家科技兩家機構均為民資背景。在方案中,古越龍山也將兩家機構認定為戰略投資者。

  “響應國家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號召,優化股權結構。”古越龍山在方案中明確表示,通過定增,引進戰略投資者,優化上市公司股權結構和治理結構,形成更科學有效的決策體系。古越龍山還表示,作為重要的國有控股上市企業,公司肩負著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重任,引入兩家機構,為上市公司各項業務的持續發展提供資金保障、技術保障、管理經驗保障。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國資公司引入民營資本激發活力,是此輪國資改革的重點之一。如今,再融資新規提供了“鎖價八折”“18個月限售”等條件,民營資本當然愿意通過這一渠道參與國資改革。

  這樣的案例并不少見。中廣天擇3月10日披露的定增預案顯示,公司擬以24.2元/股的價格,向云圖資管、方正富邦等戰略投資者發行不超過2024.8萬股股份,募集不超過4.9億元,用于新媒體內容制作及運營、馬欄山視頻文創產業園總部基地項目。中廣天擇是長沙廣播電視集團絕對控股的國有文化企業。而云圖資管、前海無鋒、華昌盛投資均為民資背景。

  公司表示,引入戰略投資者是公司改善股權結構,完善公司治理結構的重要舉措。公司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不但能夠極大地促進現有業務的發展,也是公司完善治理結構,形成更加科學有效的決策體系的重要助力。

  記者注意到,2015年出臺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到2020年,在國有企業改革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決定性成果。2019年12月召開的中央企業負責人會議在部署2020年國企改革工作時就提出,在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上實現新突破,著力引入高匹配度、高認同感、高協同性的戰略投資者。

  上述分析人士認為,資本市場在混改中的地位頗為重要,上述會議特別邀請了招商銀行、安信證券兩家金融單位參會,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國資委對資本市場機遇的高度關注。“預計會有更多國資上市公司選擇通過定增實施混改計劃。”

老11选5快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