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服務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應適時降準降息

發布日期:2020-02-28 信息來源:經濟參考報

    “戰疫情穩經濟”經濟學家和企業家系列訪談之四
  疫情發生以來,貨幣政策加大了逆周期調節力度,一方面超預期提供流動性,確保銀行體系和貨幣市場流動性的充裕,另一方面通過低成本的專項再貸款,對重點抗擊疫情的企業提供精準的優惠資金支持。下一步貨幣政策將如何發力?還有哪些政策工具可能運用?針對上述問題,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接受了《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
  董希淼表示,疫情發生以來,多項金融支持政策出臺,及時、全面、有力、針對性較強,穩定了金融市場運行和信心,有效地支持了疫情防控工作。展望未來,穩健的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適度,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都是可能的政策選項,下調存款基準利率也存在必要性。
  董希淼說,從歷史經驗來看,在面對重大突發事件的沖擊時,各國央行普遍采取強有力的應對措施。如2011年日本“3·11”地震后,日本央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向金融市場注入資金,同時實施了規模巨大的金融資產購買計劃。“此次疫情發生后,中國人民銀行等采取了多方面措施,加大逆周期調節強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如2月3日和4日,央行罕見地提前預告公開市場操作并且連續兩天開展逆回購操作,超預期地向市場投放流動性1.7萬億元。在疫情防控關鍵時期,此舉傳遞了央行呵護市場的積極信號,金融市場在短暫波動后迅速趨于穩定。”他說。
  與此同時,央行設立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精準支持直接參與抗擊疫情的企業;通過政策利率下行促進貸款實際利率水平明顯下降:2月來,無論是逆回購還是中期借貸便利(MLF)中標利率,均下調10個基點。2月20日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也實現“雙降”,1年期LPR與1月相比下降10個基點到4.05%,5年期以上LPR下降5個基點到4.75%。“上述舉措及時有力,針對性強,有效地支持了疫情防控工作,也體現了貨幣信貸政策靈活適度的調控方向。”董希淼說。
  董希淼還表示,疫情發生后,金融市場運行比較平穩,并未出現較大動蕩,銀行針對居民和企業的基本金融服務也未受到較大影響。“自動轉存、遠程還款和續貸等業務都能在線上很便捷地操作和完成,這得益于銀行業這些年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持續投入。在這次突發事件中,金融科技彰顯出力量。可以預期的是,未來金融服務方式的變革將更快,‘非接觸銀行’或將成為新的服務模式。”他說,金融管理部門可適度放寬遠程開戶、互聯網貸款等方面政策。
  2月23日召開的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注重靈活適度,用好已有金融支持政策,適時出臺新的政策措施。2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增加再貸款、再貼現額度5000億元。展望未來,董希淼認為,應將階段性政策與長期性政策、針對性措施與普適性措施相結合,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都是可能的政策選項。
  記者27日從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獲悉,央行下一階段將“擇機定向降準”。“降準可以說是‘一箭三雕’,首先可以釋放長期流動性,其次可以降低銀行的負債成本,再次可以向市場傳遞強烈的穩定預期信號。除了全面降準,也可以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中小銀行實施定向降準,增加再貸款、再貼現額度,這一方面可以更好地為中小銀行提供增量流動性支持,另一方面也符合‘三檔兩優’的差別化存款準備金率政策框架。”董希淼說,鑒于疫情突然暴發,2020年內降準的次數可能比此前預期的還要再多一些,或可達到三至四次。2019年1月央行調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標準,董希淼建議在此基礎上繼續優化,適當降低第二檔達標要求,讓更多銀行享受政策優惠。
  針對近期市場熱議的存款基準利率是否下調這一問題,董希淼表示,下調存款基準利率的必要性是存在的。董希淼表示,疫情發生后,銀行業機構紛紛采取措施,在資金匯劃、信貸供給、財物捐贈等方面有效地支持了疫情防控工作,彰顯了與實體經濟共克時艱的擔當和精神。但與此同時,銀行業普遍采取下調利率、減免利息等措施,將對全年盈利增長造成影響,長期來看,也會影響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意愿。“下調存款基準利率可直接降低銀行的負債成本。與此同時,有助于引導儲蓄存款進一步流向資本市場,也能起到穩定金融市場的作用。”他說。
  不過,降低存款基準利率是把“雙刃劍”,利率走低可能推動儲蓄率下降,加劇存款分流。董希淼認為,對中小銀行而言,更重要的是幫助拓寬負債渠道,豐富負債來源,并允許采取更有彈性的存款利率浮動空間。
  除了貨幣政策,董希淼表示,金融監管政策也有必要作出一些調整。他表示,金融監管部門應盡快調整不良貸款率等監管指標和“兩增兩控”等考核要求,為金融機構服務中小企業創造更好的條件。“疫情發生以來,中小企業受到一定沖擊,這些企業生產經營發生困難將對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的存量資產質量產生影響。同時,銀行業在疫情嚴重地區加大了信貸投放力度,這部分信貸投放準入門檻有所降低,審批流程相對更快,未來可能會對銀行的新增信貸質量形成壓力。在這種情況下,金融監管部門應在保持不良貸款認定標準不變的情況下,進一步提高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容忍度,適當放寬小微企業貸款考核要求。”他說。
  董希淼還建議,監管部門和商業銀行應在考核中進一步細化并落實好容錯糾錯和盡職免責等措施,努力創造“愿貸”“敢貸”的良好氛圍,提高首貸率和續貸率,為各地復工復產、春耕備耕等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務。

老11选5快彩了